💙💚、甜品部大好き💕、AMNOS 💓

【MO】隔壁家的烟酒铺 (上)

*傻白甜里面掺了点玛丽苏www

*OOC(里面的人物和现实完全无关,就请当做AU看吧。)

*注意:文风清奇,或有不舍当言语出没。脑洞灵感 @泽田道

 

________


好想抽烟啊。

 

但是大冬天是在不想动。

 

在被炉里面装死的躺了一会儿,又窸窸窣窣的摸到了沙发上,垂头丧气的爬了起来。

 

果然是口嫌体正直啊。

 

这样穿上在家居服外面套上了外套,一手拿上钥匙和钱包,一手领着垃圾袋,连鞋也没换的窜了出去。

 

啊,真的超冷。他快走两步,远远看到小山一样的垃圾箱,bia的扔了上去。

 

好冷好冷好冷!他小跑起来,刺溜一下拐了个弯,离家门口的烟酒铺还有二十米。看到了希望的他手中下意识的握紧了钱包准备加速……

 

我的钥匙呢!他一瞬间想到了顺手一丢进去的垃圾箱。

牙白牙白牙白!今天是废品回收日!

 

离目的地还有两步路的他奔到店内。

“师傅,麻烦留盒包万宝路,我两分钟内回来。”

烟果然是第一位,他这么想着又冲了出去,一路狂奔转弯才发现垃圾车正要离开。

不!!!!! 现在正月家里人都会实家了没人能给他送钥匙啊!脚力加速!奈何穿着拖鞋使不出力气,只能看着垃圾车越来越远……

 

刺———

一个急刹车。

“帮你拦住了!”一个小哥在远处大喊挥着手。

 

哈?

 

总算是顺利拿到钥匙了,尽管过程有点复杂,他嫌弃的看了看自己巴拉过垃圾堆的双手。

“来店里洗手吧,你不是还要买烟么。”

“谢谢你啊,不过你怎么知道我钥匙掉里面了?”

“我不知道,我以为是钱包。”

“……”

大野智心说我有这么傻么,不过丢钥匙和丢钱包的智商也差不太多,一时没吱声。

 

洗过手大野智一心想着自己的烟,忙不送迭的拍了两张票子,眼巴巴的看着店员给自己拿烟。

“谢谢你啊”

“没事。”

“你……”刚才帮自己翻垃圾的时候就看着眼熟。“你是不是那个……那个谁……”确实有这么个人。

“松本润!就是那个当年穿衣服特偶夏类的那个。”大野智在自己底味的外套上比划了一下。

“噢!是你。”松本润抬起头。

“你认识我?”

“不认识。”

“眼熟不?”

“完全没印象。”

“我好歹和你三年一个班的,你就这么无视我!松本润”

“你老不来上课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啊,大野智。”

“……你怎么知道我不去上课。”

“………这烟我不卖了。”

“别别别,我不问了还不成。” 大野智眼疾手快的夺过柜台上的烟,心有余悸的想着这么多年不见了怎么还小心眼起来了。

“最近忙什么呢?”

回答是一个不明显的白眼。

大野智也觉得自己这问题问的有点二,人家都卖烟给自己了,难不成是做公务员? 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人生不如意时有八九,你想开点。”

“这店是我开的。”

“啊,哦。”他看了看对方,一个正直青年,就这样了实在可惜,“比我烟瘾还大啊。”

“我不抽烟。”这已经不是一个白眼可以解决的了。

“那你开什么烟酒铺啊”

“开防盗锁店的难道要24小时抱着锁头睡觉么?”

“……”说的也是。

“你呢?还画画呢?”

“对啊,下个月有个画展,最近忙着最后的布置呢。”

“嗯,确实画的挺好的。”

“松本润你是stk么,每天拿着望远镜在楼对面偷窥我的作品,要不我这还没展出来你就说好,你还可以在敷衍一点的。”

“你第一次的画展我有去看。”

“好吧,谢谢了,stk。”

“大野智。”后者咬牙切齿的反击“没见你在电视上说的那么溜。对着镜头就双腿发抖你在我这说这么多有的没的。”

“切,算我自讨没趣,那我走了。”

“哎?”

“干嘛。”

“隔壁新开家居酒屋,要不要喝点?”

“这还不到五点就喝酒,不做生意了?”

“元月本来就关店早,我的店我想几点关都行。”

“是是是,大老板,您霸道总裁还不行。”

 

松本润心想我早晚得堵住你这张嘴。

 

***

大城市的元月本来就人不多,打工的也好学生也好都是有了假期早早的回了家的,这样时间开张的居酒屋就显得格外的冷清。二人一进门就看到一对情侣坐在床边,想着门口有点冷就往里做了做。

“这么多年不见没想你还有这爱好。”松本润瞟了瞟他的大蕾丝边拖鞋。

“你才是伪娘,这是我姐的鞋,着急出门就穿错了。”大野智知道他才不会放过损自己的机会,打开菜单开始各种点单。

“谁提出来的谁请客。”

“说的原来不是我请一样。”

“那时候不是穷学生么,在说我一星期才上几次课啊。偶尔吃次咖喱才几个钱。”

“还有乌冬,荞麦,鳗鱼饭。”

“你记性还真好。今天算我的,随便吃。”

“你说随便吃的昂,”松本润打开自己的那份菜单开始从后向前翻。

“是是是,好歹两月前卖过一幅画,还不至于睡大街。放心吃吧。”

然后两个人零零总总的要了很多,从毛豆玉米到培根扇贝,明太子鸡肉串,还有很多花样多的小菜。当然还有烧酒,梅酒甚至还有麦酒。

“你这看来是要不醉不归啊”

“你家住的很远?”

“不远,东边一点。干嘛,真要一醉方休啊”

“先喝再说呗,你女朋友管着你喝酒?”

“我这样像是有女朋友的么。”

“完全不科学啊,”大野智闻到一股八卦的味道。“当年堪比漫画里面给人贴红纸条的四大天王黎明还火的松本润居然没女朋友?”

“你想说的漫画里面的是道明寺吧…”嘴角抽搐“没,我那时候有喜欢的人。”

“yoooooooooooo”

“你瞎yo什么yo。”

“谁啊谁啊谁啊,说来听听呗。”

“说了你也不认识。”

“啊,那看来不是我们班的。我们年级的么? ”

“反正是我们这栋楼的。”

“那就还是高中部的咯,难道你看上了哪个小学妹?啧啧真没想到啊。”

“什么真没想到,你要不吃这最后一个鸡肉串我就吃了啊。”

“你非要转移话题也没用,”大野智举起鸡肉串靠近他,“是不是给你递情书的里面的其中一个啊?”

“噗。”

“那就是了!”

“嘛……”松本润心想,如果算上你过年给的贺年卡的话。

“看你这么不想说,莫非……对方不是女孩子?”他拨开两颗毛豆扔到嘴里。

“穿着蕾丝花边拖鞋的人还没资格说我把。”

“切,无聊。再怎么穿拖鞋我也是个纯大老爷们,”他举起手臂,“看我这肌肉。”

松本润默默地把外套脱下,露出灰色的贴身针织衫,上身的肱二头肌晃的大野智眼晕。

“得,你这个无声的抗议起作用了。总裁大人,我服了还不行。”大野智颜艺大爆发。故意用搞笑的puppy eyes看着他,下一秒两个人笑作一团

 

“你怎么没在你爸公司上班”

“不想做。”

“嚯”

“怎么了?”

“不愧是有钱,任性。”

“嗯……”

“到底怎么了?”

“不想坐办公室,太无聊了。”

“所以来我家门口开烟酒铺?”

“什么叫你家门口,说的我跟stk似的”

“松本.stk,润”

“无聊。”

“是挺无聊的,大少爷不做非要下海经商。”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又不是每个人都想成为企业家,或者总经理之类的厉害的人物。或许我就想平平淡淡的生活呢。”

“那这是你想要生活么?平平淡淡的,一复一日的。”

“目前来说是的,” 虽然还差点什么,他没说出口。

“那就足够了。”大野智看着空了烧酒瓶给自己和对方满上,“人三十而立,但是到七十才能从心所欲,这人要是七十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随心所欲的活着的话,那前半辈子的时间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他一头仰脖而尽。

松本润没答话,手指若有所思的敲着杯身,最终也一饮而尽。

 

两个人七七八八的聊着,从一开始对方班级的班主任给对方班级上课到教导主任更年期太可怕,又从隔壁级花结婚有孩子再到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孩却成为头号牛郎的各种八卦。不知不觉时针走到了十点。因为居酒屋还在试营业期间,老板不由分说的把他们请了出去。大野智一边说着当年学校旁边的咖喱多么好吃,又忽然吼着,松本润你知道我当年为你送了多少情书么请我吃1000块钱的鳗鱼饭怎么了,你还是要感谢我啊。后者是是是的附和着,架不住他耍酒疯瞎胡闹就赶紧结了账,然后扶着腰挪着出去。

 

“我们班晴子求了我半天我才给你送了情书啊。”喝多了的人还在不停的说“不是我不给你送,而是你收了那么多情书都没和其中任何一个人约会,这不是让我没法交代么。”

 

“是是是,我欠你的”松本润扶着他向他的家走去。

 

“你当然欠我的!”大野智顺势就开始胡闹,平时黏黏糊糊的发音变得更加听不清楚,到最后只是嘟囔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终于到家了。

松本润摸索着他的大衣口袋找钥匙,肩膀上的人仿佛脱力了似的大半个身子靠着他,他好不容易打开了门。

 

“好了好了到家了。”松本润把他放在沙发上。后者唔唔的试图发出声音,他就当做是答应了。他帮他把外套和鞋子都脱掉,拉起沙发的厚毯子盖在他身上。

“那我走了昂,你好好休息吧。”

又掖了掖毯子。

“润君……”沙发上的人好像清醒了一点,他有些迷茫的看着松本润,双手搭着他的胳膊。

“恩?怎么了?”

“润君?”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疑问。

“我在,怎么了?”

“润君!”

他双手一个用力,后者猝不及防的倒在了他的身上。

二人的嘴唇就这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9 )

© 阙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