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品部大好き💕、AMNOS 💓

【SO】玻璃箱 02

当初的小豆丁变成超酷的脐钉少年,当年的高冷少年变成了温柔的大叔【误,这样多带感啊!!

PS: 

其实我这周有两个presentation一个online due 的人 TT

为什么不写作业还在这里玩日更惹TT

自抽【快去写作业!!!

————————————

第二章 秘密


几年前

咚咚咚,是从窗边传来的敲打声. 

 樱井翔一个鲤鱼打挺,他知道十有八九是大野智,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会走窗户了。

 “是我。”不是大野智还有谁

 “来了。”他把窗子的锁打开,拉了他一把,后者啪嗒一下跳了进来,一脚踩在了地毯上,也没换鞋就往他床上倒,樱井翔像是没看到一样任他把自己扔到自己被子上。

“怎么了?” 

“没事。”

“你家老头又揍你了”

“……”没有否认

“因为前两天染头发?还是因为你总是把教学楼好几个教室的玻璃砸出了个洞?”

“都不是...” 

 “那怎么了?”樱井翔坐在地毯上,手上揪着靠垫。

“没事”

“行行行”他问的自己都觉得烦了,站起来推了大野智一把示意他让点地方给他,后者也不动弹,就这么看着天花板。樱井翔在床上摸索了一阵,揪出半袋薯片,看了看还有不少,推给了他。

“你还没吃晚饭吧。”

 大野智习以为常的耸了耸肩,却没去接薯片。

“我说, 你确定不想继续念了?” 他继续揪着靠枕

“对啊,念不下去。你也知道,我们班主任他也拿我没辙,算是半放弃了吧。”

“那你想做什么?“

“没想过。跳舞吧,或许画画。 画画的可能性多一点,毕竟跳舞我也没什么基础,也没钱学什么各种各样的舞蹈。至少这几年每天上课都有在画画” 他自己说的都想笑,至少自己的美术老师对自己还满意,其他的他也不清楚,反正不管别人怎么想,他也不愿意在往下念了,实在是没意思。

“想不想吃咖喱?” 樱井翔忽然说,“我们家今天做了好多,我去厨房给你拿点?” 

“什么都好!”大野智忽然来精神了一样的坐起来,说不出的觉得他今天有点奇怪,樱井翔想,他推开门,去厨房盛了满满一碗饭,浇上咖喱放进微波炉。就着微波炉红色的灯光,他踮起脚打开上面一层橱柜,翻腾了一下,拿几个东西就连着咖喱一起端进了屋。

  靠在床上的大野智接过咖喱,忙不迭地的吃了起来,樱井翔这才注意到他衬衫袖子免起来的小臂上有几道突兀的印记。

  大野智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他没解释,樱井翔也没问。

  吃完了饭的大野智开始变得嗜睡,连碗都没端出去。两个人就这么并排躺在床上,一个打着贪吃蛇,另一个人就举着课本看,也不知道看进去了几个字。

  “今晚可能没办法回去了。”

  “就睡这吧, 明天就顺路去学校了。”

大野智没作答,手机屏幕上的贪吃蛇又多绕了两个圈。


 “唔……” 

  睡梦中樱井翔感到旁白的人一直在翻身,自己半个身子几乎都快掉到了地上。迷迷糊糊的他听到身边的人在说什么却又说不清。 

  不知怎么就忽然清醒了,他坐起来,稍稍有些适应了一下。听到身边的人声音越来越难受的在说什么,他小心的推了推大野智的手臂,没想到被他过高的体温吓了一跳。他顺着手臂把他的袖子往上推,触目惊心的红色痕迹一看就是最近络上的印记。

  他下床把抽屉的温度计拿出来,然后去浴室把毛巾沾上冷水放在他的额头上降温,但是没过一会毛巾又热了起来,他拿起体温计,上面显示着39.2°,高烧。

  他不知道是因为大野父亲的“教训”起了作用,还是因为深秋天凉的缘故,无论是哪种原因,这么高的体温都不怎么可观。他又起身去重新把毛巾沾了冷水,又到厨房到了一杯水拿了一盒退烧药,他回来看到自己桌角摆着的跌打损伤的药,还是先吃退烧药吧,这么想着在大野智的颈部垫了个枕头,然而他依旧并没有醒来,还是念叨些什么,可能是妈妈之类的吧。

 “Satoshi Kun,醒醒。”

 “Satoshi,你发烧了,快起来吃点药。“

  “Sho…Sho kun……”大野智费力的睁开眼睛,花了点时间确认自己是在樱井翔家,下意识的把他递过来的药就着水吞了下去。

 

 “来,我帮你把药上了。你把衣服脱了。”樱井翔拿起药膏,示意他趴过去,把衬衫脱掉。

“不…”发烧的人还在逞强“不用了…我没事。”边说边因为发烧而下意思的裹紧自己。

“你要是不上药,万一发炎了会烧的更厉害了。”他没妥协,一手把被子掀开一半,一手小心的解着扣子。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映入眼帘的是几道痕迹还是让他愣了一下,这些痕迹深浅不一,却比手臂上深了许多,他把他的手臂从袖子里面抽出来,后背的更多,数不清的血痕有些凝固了蹭在了衬衫上,大多数是今天的,或者是最近的。

  这些疤痕让他脑子有点乱,他捏紧了拳头,像是在和自己较劲,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开始上药,他把药膏挤在自己手上,一点一点的涂在他的背上,手臂上,胸膛上。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再热的天气大野智也不解开扣子,也不愿意踢球弄脏衣服时换上自己递上来的衣服。他顺着蜿蜒的痕迹小心翼翼的涂抹着,生怕吵醒他。

  终于涂完了,他帮他换上自己的Tshirt,然后又拿了一床薄被盖在他身上。

  “唔……ma…”

  樱井翔轻轻躺在他身边,终于听到他在说什么了。

  “…………妈妈…你别走…”

  他不禁搂了搂他,怀里的人像是发冷似的往被窝里面钻,两个人贴的更近了。他似乎能感觉到对方过热的呼吸吹到自己的脸颊上,微合的双眼似乎因为病痛而颤动,紧缩的眉头也不安的愈皱愈紧,而自己的心跳声像是要冲破耳膜一样疯狂的跳动着。 

  “……别走…Sho kun……”

  “……sho kun”

  一瞬间无法思考,就这样径直的吻了下去,他感到对方口腔滚烫的温度,自己生涩的不知道如何往下进行,又像被自己吓到一样,马上从那两片嘴唇上撤离。

  那年他们一个15岁,一个17岁。

***

  虽然樱井翔有着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努力但成绩却很好的印象,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他算的上是为数不多的主动上补习班的学生,与其说是愿意,不如说是无所谓,上东大,庆应也好,或者只是去个普通的大学也好,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他并没有一定要追寻的梦想,又或者,追随一个人。

  可能曾经有那么个人吧,他边走边拨弄路上低矮的灌木丛。

  所以在刚升入高三时,从母那里拿到一张满满的时间表时,也并不感到意外。 

“什么时候开始?”

“第一个是周五放学后,代数补习。”

“我知道了。” 他转了转笔,母亲欲言又止,

“今晚想吃什么?我听说是最近是吃雪蟹的季节,你要想过会儿我可以去买点回来。”

“随便什么都好。” 然后背了过去。
  

 这些都不重要
 

  或许到现在已经真的没有什么重要的了吧。也许是之前自己做了什么才让他逃开了也不一定,毕竟自己很擅长这样做,除了一声不吭的走掉。他以为他们是好朋友,他们是邻居不是么? 或者比这两者更多一些,比如他们都喜欢吃咖喱,又比如他们喜欢放学后去踢球。还曾经翘掉一天的课跑去富士山看日出。

  就像每个十几岁的男孩一样,他也有他自己的秘密。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会被发现,在说被发现了又能怎么样,他也并不会在乎,说不定只是当做玩笑然后不了了之了。至少迄今为止他从未和任何人讲过这个秘密。

  终于走到补习班门口,地方意外的不算大,可能是很厉害的老师也不一定吧,他胡思乱想着, 补习班门口站了很多人都是等着开课的学生,他看了看表,自己来的并不算早。学生大概是等得有些不耐烦,有些站着有些坐着都开始踱步。

  他倒是连队伍都没进,而是紧了紧背包,双手抱臂靠着门口的一颗大槐树上。

 门开了 
 

  7:58

  提前两分钟放人进教室的补习班还是少见的迟啊,他看着涌动的人群缓慢地前进。靠着树的姿势依然没变。


  “翔君……?” 一个软糯的声音在喊他。
  “嗯?”
  那个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自己藏了好几年的秘密就站在自己面前。
  “果然是翔君!当初住在东侨小区的翔君吧,现在都长得这么大了啊。” 他左手拎着的面包撒发出香气,笑着的时候眼睛弯成一个不可意思的弧度,从很早以前就是那样,没有变过。

  莫名的令人火大。

  “嗯。” 

“看到了噢,翔君。” 那个人说,“那天在你们班里,抱着作业的翔君。”

  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只是感到当年被罚站的酸麻感从腿部涌了上来把他定在原地无法动弹,他想问他为什么一声不吭的走掉,为什么被父亲打了不和自己说,最后有没有继续念下去,又为什么背叛自己。

  或许最后一条并不成立,从来都没成立过。


  毕竟怀揣着罪恶的秘密的人是自己。

 

------ 

其实有想过为什么这么没节操让还在上中学的小豆丁的初吻就丢掉了嗷呜

但是想想发小也挺带感的啊!

评论
热度 ( 26 )

© 阙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