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品部大好き💕、AMNOS 💓

【SO】玻璃箱 01

山组AU,背景是高中生Sho X美术老师/在读大学生Satoshi

 

Ps:并未捉虫, 如有错字先道个歉,最近有些忙,之后会捉虫,不好意思惹~

——————————

稍稍捉了一下虫,设定有些模糊。在往主线靠,基本第三章就可以明朗了。

—————————————

 

第一章  午后

 

有一次小爱神睡着了,把点燃爱情的火把放在身边[1]。 开始被点燃的仅仅是火苗,然而这把火却再未被扑灭。 

 

                                                              -前言       

 

沙沙的笔触声不绝于耳,少年落下最后一笔,略停了一下,墨水浸透了字的周围,他顿了一下,便没去管它。他知道大家都在认真的答题,百无聊赖之际单手撑着下巴,窗外窸窸窣窣的柳条迎面拂来,下午两点半的午后让这场稀疏平常的考试显得有些疲倦,学生也好,老师也好。

 

真没意思,少年想。这时一个灰色的身影走过门口,他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却只看到一个背影,消瘦的肩膀和微翘的搭在脖颈处的发尾。

这个学生真厉害,居然敢不穿校服,少年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 

还有点眼熟。

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有着和他一样漂亮的眼睛吧。他遥想,伏在桌上,笔尖在纸上画着不规则的线条。

 

窗外的蝉鸣不绝于耳,空气也变得稀薄且细密。

 
夏天来了。


***


美术课前的课间学生们总是闹哄哄的,铃声一响这声才稍稍散去,美术老师是一个随和的中年人,他笑着看了看大家,“从今天开始我需要到海外一个月,”


“哎——”学生们的反应也算是他的预期,毕竟没人希望这一个月的时间变成什么国语数学课什么,让本来更难熬的最后一年的高中生活变得更令人窒息了。 


“所以说,这是你们的代课老师”  

大家这才注意到门口有个不高的身影,那人只露出鞋尖,一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牛仔裤,一件白Tee,左手还拿着一件深色外套。

 

那人只是走进教室,但好像并没有介绍自己的想法。那个美术老师倒没说什么,只是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往前推了推,“从下节课开始这就是你们的新老师了。”

 
 

"大家好,我是大野智。”他弯弯的眼角一笑。 

“哇,是大野老师!”班上活跃的同学已经开始起哄,中后排的几个开始此起彼伏的胡闹起来。

 

“大野老师有没有女朋友?”


“老师是刚毕业么?”

 

“老师看起来和我们一样大,可以不可以喊Satoshi君。”

 

远远地樱井翔就听到班里吵吵嚷嚷,身为课代表他刚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抱着一摞作业,他微微地冲老师鞠了个躬然后把作业放在了讲台上回到了座位上。


是他,


居然是他。

 

大野智对下面的这些问题也没有感到紧张或者手足无措,只是笑着说女朋友什么的并没有,叫Satoshi君也完全没有关系,自己也只是大学在校生而已,因为最后一年比较闲就过来帮忙来上一下课。

 

樱井翔知道自己没有弄错,的确是他。

 

然而不久他就证实了这一点。几天之后,刚睡醒午觉的他听到母亲在打电话,电话中传来笑声,看起来是熟识的朋友之类的,迷迷糊糊的也没多问,之后才知道是搬家前的邻居打来的电话,而他们已经搬到这个家五六年了,刚开始的几年还在联系着,但好像邻居两年后也搬了家,渐渐地没了联系也就不了了之,没想到今天打来电话,说是自己的老同学的朋友居然是认识他母亲,这才联系上了。

 
 

“刚才和大野母亲聊天起来,说是大野父亲开了家公司,所以全家也就搬到另一个区去住了,你还记不记得原来他们姐弟偶尔斗嘴,弟弟就经常就赌气的跑到咱们家来,然后你们总在一起写作业,有好几天连着晚饭都在吃咖喱。”妈妈给他夹了一个天妇罗到碗里。

 

像是失而复得一样,樱井翔的记忆里出现了这样一个轮廓,一个跳着舞的人。从中学时代就进了舞蹈社,前额两侧有些半长的头发,平时看起来不爱说话。

 

两个人都在青春期,长的也快,尤其是大野智,他的叛逆就像他的头发一样肆虐的疯长,直到有一天他被留校,正在走廊罚站,被放学找他的樱井翔看到了。后者愣了一下,大家都是男孩子,不是顶撞了老师就是打架干了什么坏事。樱井翔把书包往墙角一甩,也以同样的姿势站在他旁边,身高只到他肩膀的小豆丁,张了张嘴,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不想被困在玻璃箱里面,”后者淡淡的说, “就算无法触及玻璃另一头,我也宁可自由一世。”

 

那时候的他并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他觉得他懂,具体懂什么也说不上来,只记得那天他们二人都双双站到两腿酸麻了才迎着夕阳走回了家。

 

后来回到家他才知道大野智因为不想升学连着被喝醉了酒的父亲揍了好几次,紧接着就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被训斥到走廊罚站。

 

樱井翔对这些并没什么太多想法,只觉得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坚持着自己的路,以至于后来他也在宣告着什么一样似得在肚脐上挂了亮晃晃的脐钉。

 

那年他们一个13岁,一个15岁。


——————

 

[1] Sonnet 154: The little love-god lying once asleep / Laid by his side his heart-inflaming brand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阙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