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品部大好き💕、AMNOS 💓

【山组】【翻译】Looking for an Answer 01


Looking for an Answer

作者:Retasudesu 翻译:阙也 警告:主角死亡



第一章



六年后



“40岁生日快乐,小老头。”

樱井翔认为自己再追忆过去时光的时候被这通电话吵醒后自己一定会感到有些恼火,毕竟现在已经凌晨1点了,意外的是他并没有。他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然后他悄悄地离开了他的卧室,走到没有开灯略显黑暗的客厅然后躺进沙发里面,用平静的语调回答,“你也老了,Nino。”

“随你怎么说啦。所以你的生日有什么计划吗?我不介意花点时间去吃烤肉的,你知道的。或者,你想稍微过的有品位有点,花一大笔钱在银座怎么样?我极力赞成这么做.”


“都不想。我只是想出去和Satoshi买点东西,也许在回家的路顺便买点蛋糕之类的。”

“好吧,真够无聊的。“。

“我已经四十岁了,这才是重点,Nino。生活本身就很无聊。”

“我认为四十岁时,你会把你光溜溜的脑袋,还有睿智的思想和对人的慷慨大方看的比你的钱更重要。”


“那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的头发还健在。所以我们真的要说钱吗?据我所知你可是我们之中最富裕的了。“


“我确实是,”Nino感到非常满足。他们都笑了,尽管他们没发出一点声响,他们不想吵醒其他还在睡觉的家里人。当笑声慢慢变小直至消失,两边都安静下来仿佛有种默契一般,这种默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在过去的六年里,sho生活的非常顺利。Nino这通凌晨的电话就像和同时普通的电话没有两样。“我不能相信你会成为第一个在我们之中第一个进入40岁的人,”就像之前的第35,第36,第37,第38和39岁生日一样。 “我曾一直以为.......”

“是啊。”翔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当然理解nino是指什么,对于那层意思也没有没有进一步解释的必要,“我也曾这么认为的。”


“是啊。”Nino也叹了口气,当他再次开口,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听说你打算写一本关于他的书,对吗?”

Sho知道自己不得不向nino解释这个事情; 他也知道,今晚他们不得不谈论这个话题了。所以他也算是准备好去谈论这件事“是的,我已经联系出版商,他们答应了晚点帮我出版这本书。”

Nino没有说话,预期的沉默降临在二人之间; 每当谈论那个人的时候,总是把他们带回让人不愿想起的苦涩的回忆里面,无论那个痛苦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多久。尼诺为此挣扎了许久,当然其他人也是一样的,但是nino是那个最难以保持理智的人,甚至到现在,sho还是认为他从未真正的释怀。 “为什么?”Nino终于先开口了, “你为什么要写这么一本书,我们知道他最好的一面,我们和他拥有那么多的回忆,那些数都数不清的回忆,你为什么要把这些美好的回忆分享给其他人呢?”

“Fans了解他,nino。”

“他们只是了解他作为,而不是一个普通人。”

“我知道。”

“那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只是为了我自己,nino。”翔低声说,他的眼睛飘到到一个镶着银框的照片上,那張照片被放在了壁炉上面方,“我就是想写点什么,趁我还记得的时候。”

“Sho…… ”


“最近我开始慢慢的记不太清了,有时候我很难能回忆起他的脸庞 —更不用说他的声音,我试图去看我们很早之前的演唱会和节目去回忆那段时光,但你说得对,电视上的他只是作为一个偶像存在,而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我想写些什么,在我还没有完全忘掉那些细节的时候 —我想写些关于他的事情,在我死之前。”

“你不会死的。”

“别说傻话了,Nino。”

Nino沉默了,sho也没有说话。; 他走向了壁炉,他拿起那个银色的相框,紧握着它,凝视着相片中的身影。 “Nino,你还记得他的笑声吗?”


对面犹豫了一下,但这个答案对于sho就足够了


“爸爸?”


Sho抬头一看,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走廊上;原来是个小男孩,他的手里紧紧抱着他的鱼形毛绒玩具,他用一双小手揉了揉眼睛,又叫了一次,“爸爸.”


“Nino,Satoshi醒了。我一会儿再给你好吗?”sho说,他把相框放回原处,然后走向那个男孩。电话里面,尼诺平静地说,


“如果遇到任何问题时记得联系我。”


手机发出嘟嘟的响声,sho知道对方已经挂了。他把电话放回茶几,然后他抱起男孩,慢慢地走回卧室。这个男孩相当重的,但Sho很高兴,他看到自己的儿子胖乎乎的,非常健康。这让他觉得他做的这一切让他茁壮的成长;尽管他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他自己。


“爸爸,那是谁?”Satoshi的脸埋在Sho的胸口上,有些瓮声瓮气的文。

“那是Nino 欧吉桑。”


“啊......Magic uncle.”Satoshi点了点头,看似很满意这个答案。 “为什么你醒了,爸爸?”


“爸爸有一些工作要做。”Sho盯着男孩的黑眼睛,后者睡眼惺忪的看着他。 “你为什么醒了呢?”


“因为爸爸不在旁边。”Satoshi有些抱怨的看着他。 “我想跟你一起睡。”


Sho用一只手打开了自己的卧室门,然后他把他唯一的宝贝儿子放到了他的床上。Satoshi开心的拉起毯子盖在他小小的身体上,然后他抬头盯着sho,试图要他留下来,sho只是笑了笑,他俯下身来亲吻他的额头。 “爸爸有一些工作要做,在那之后我会和你一起入睡的,好不好?所以在爸爸工作的这段时间,你先睡吧。”

Satoshi眼神有点黯然,扎拉眨眼睛,“你保证?”

“我保证”翔点了点头,“如果你现在就睡下,做个乖孩子,明天我就带你去迪士尼海洋公园!”


一提到迪斯尼海洋公园Satoshi就双眼发亮;他轻轻啄了一下sho的脸颊,然后躺回床上,闭上眼睛,假装睡熟。Sho看着这一系列的动作就笑了;他知道那个床上的男孩会在一分钟内入睡。他从床头柜上抓住了他的笔记本电脑走到外面,回到黑暗的客厅,他甚至没有打开任何的照明工具,只要有电脑屏幕上的光亮就足够了。他打开一个新的文档,一个空白的文档,这个空白页面对着他,而翔一直盯着这页看。


说实话,他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

但他知道他想写点什么; Nino的电话足以使他完全清醒了,现在的他感到某种冲动,然而现在,他只需要一股脑的把一切东西倾倒出来,为了做到这一点,sho只好开始回忆几年前,这里的一切回忆都是如此的黑暗,都是最好被永远的遗忘的回忆。他不太情愿地追溯这些年来的记忆,缓慢地,就好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记忆回到六年前,他就像伏在回忆的地心之中,身后尘土飞扬,回忆等待着被开启。翔想象出一个箱子;他想象自己跟踪的木箱,甚至能感觉到指尖灰尘聚集。他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然后他打了那个箱子,和所有的一切东西。这里每一样东西都足以让他痛苦,并在他身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疤。他感到痛苦拍打着他的内心,虽然它并不像以前那么锐利的划在心口,但它仍然在那里,不曾被遗忘。

这样一个“痛苦”变化成形,然后,慢慢的,它开始从腿开始; 一双强壮的双腿,你可以看出腿的主人多年的舞蹈经验。这个形状继续向上,是一个身体 — 一个结实精壮却苗条的男性,他的手臂也逐渐成型,还有他纤细的手指。

然后,在他的脸上。一双褐色的眼睛,睡眼惺忪。圆鼓鼓的的脸颊上有个小小的疤痕。他有着蓬松有弹性的棕色头发。粉红色的双唇尽是甜蜜与温暖。

他已经完成这幅脑海中的画面,因为那个人是在sho的脑海里,至少sho能感觉到他胸口有些发紧,他凝视着对面那人。他面带微笑,嘴唇轻轻地开启,然后开始离sho越来越远。Sho看着他宽阔的背部,身上穿着厚实的夹克衫,那是每次他去钓鱼的打扮。这个男人继续走啊走,Sho被留下了; 他有些犹豫。他明白这个人会带自己回到几年前; 他跟在他之后,意味着他必须在此经历这种痛苦,而上次经历的痛几乎杀死了他。


但sho必须要回想起这一切。


于是sho开始追赶他。他奋力的奔跑,他的手向前伸长,他希望能够赶上,他希望能触碰到他。他奔跑着,希望能够改变几年前那件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改变这一切。



“智君!”


然后,他开始打字,


大野智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阙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