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品部大好き💕、AMNOS 💓

【山组】玻璃箱 04

开始填坑了算是(土下座

请叫我年更尧(喂

------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可思索过后,仍是这么说”

说到底樱井翔还是得谢谢相叶雅纪,要不是他猛的一个转身碰掉了诗集,他还没机会看到这张给纸条 -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他的反正。按说自从那天他隐约觉得这个诗集是大野智留给自己之后就一直随身带在身上,偶尔拿出来翻看,似懂非懂的,自嘲着没什么文学细胞,也确实有些味同嚼蜡。

但是是他写的啊,樱井翔把自己摔在床上,双手点在后脑勺,两只腿翘在椅子上,他觉得这本诗集是什么线索。仿佛在告诉你你可以找到线索然后解开谜团,可是他又不是侦探。他并没有那么想知道这些句子里面的神神叨叨,不,他想知道,他想知道关于大野智知道的那部分,他迫切的想知道那些文字背后的意思,那些关联,还有他是否也喜欢自己。

不可能吧。
那个笑起来漂亮的像一阵风一样的人,静静的画画的人,大概是得了不少奖,受了很多的尊敬和崇拜,怎么会理他一个不知道何时认识的连发小都不算的人物呢。

他换了个姿势侧卧着,看着窗外明朗的天气,他忽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我可以学画画啊!
不,等等我这个水平会不会他不愿意教。
不对,就是不会才要学吧。

“请问智君还收学生么”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短信已经发了出去。
樱井翔不禁大义凌然的看着自己已经不听使唤的双手,忽然理解妹妹网购时候的感觉了了。

滴滴
“可以啊,sho酱什么时候来画室都可以哦。”后面还配了滑水和鱼的emoji,有点意味不明。

***
提起行动派,就是樱井翔。

第二个周末的时候他一脸懵B的看着自己买的画架和颜料就知道自己和周末唯一的一天假期无缘了。
但是,又离目标近了一步。

行动派就是我,我就是樱井翔,说着他又把画板的带子往肩膀上提了提走向教室

叩叩

“请进”

一股油彩的香气迎面袭来,“来啦”从深处传来回音。
只见大野智穿了一个黑色的shirt,袖子边缘挽着,手腕的青筋一路延伸到手臂,纤细确有力量。
他咽了口唾沫,心里腹诽自己和那些痴汉没有区别。
“哎?就你一个人?” 樱井翔挠了挠头放下包
“sho君在期待的是大班授课?”大野智放下画笔笑了笑。
“当然不是,就是还以为有谁要在这间教师练习嘛。”
“平时倒是有不少,但大概是下课挺久的,大家都回去了。”他顿了顿“怎么了?一对一还不满意?”
“没!我就是。。”不好意思,后半句话没说出来。
“快来吧。”

两个小时后,樱井翔看着手里的画低着头。大野智看着他这样也没说话,fufufu的笑的肩膀都抖的停不下来。

“智君你笑的太大声了。”
“去吃饭吧。为了奖励今天的进步,老师请客。”
“这都以老师相称那就必须请客啦!”
“哈哈哈哈,那我还是不收你这学生了。” 大野智又瞥了一眼画纸笑的更厉害了。
“。。。我这猫画的有这么难看吗?”
“sho酱我觉得这是狐狸。”
“今天我要吃两碗荞麦面,大野老师。”
后者又笑的停不下。

---

樱井翔觉得自己必须要表白了。
可是表白又不是他的性格。
准确的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性格,毕竟也没表过白,不是很懂表白什么样子。
但是在他们吃了烤肉喝了酒之后,大野老师红扑扑的小脸让人很想冲动一把- 这里说的是表白,当然要是能亲上一口也算是人生圆满。

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吃到荞麦面。
“sho酱。。我。。我和你说,” 大野智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家门口有家的章鱼很好吃,你就买点芥末一放!”

“哈?”
“sho酱你别不信啊!真的好吃!” 大野智扭来扭去的但是态度十分坚决
“来来来现在就磨芥末吧”
“不不不还是不了智君。”
“麻烦来一份芥末,” 阻止失败的樱井翔任命的看着服务生端来一份芥末
“来啊sho酱,我磨给你看这个特别好。。吃”
哭笑不得的樱井翔看着打了个酒嗝就要背过气的大野智,无奈的接过芥末。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智君你声音太大啦!”但是吵闹的烤肉店并没有因为两个人的对话受到打扰 反而变得更加热络,隔壁觥筹交错的隔壁一桌仿佛一直往这边看。
“sho酱你的狐狸真的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喂。。”大野智你不带酒后这么说你学生吧
“。。。就是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哈?”
“那时候。。你就。。你就这么小。。”他看着大野智把手比到桌子腿那么高的位置
“那时候的sho酱多可爱啊,小小的一只。。还我小小的sho酱。。。嗝。。”
“智君你喝多了,我们走吧” 樱井翔把他扶起来,匆匆用信用卡付了账。

外面的风有些凉,多少能让人醒醒酒。樱井翔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问他有没有事,大野智却只是一直摆手。

“要不要买点醒酒药”
“没事啦sho酱我好多了。”
“不要没事就喝这么多啦。。”他嘟囔到“也就是我。。”

“因为是sho酱啊。。” 大野智洪亮的声音响彻小区,“因为是sho酱。。才可以”

嘟嘟囔囔的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樱井翔一把把他扛了起来,“下两个路口就到家了,坚持下。”

“sho酱。。我。。我胃。。不行了。”
一阵波涛汹涌。

拿出钥匙,打开门。刚到玄关大野智就委屈的不行。
明明被吐了一身的是我吧,樱井翔哭笑不得。
“我来帮你洗。。”吐了之后果然人也清醒了不少。他上去就要抓樱井翔的衬衫帮他洗衣服。
“不用了真的,” 樱井翔脸一红,毕竟自己里面什么都没穿,虽然都是男人但还是有些。。
“真的很对不起sho君,”大野智没放弃,粘粘乎乎的声音变得更加委屈,他凑上前胡乱的拉扯着,甚至把衣角扯了出来。
“别别别。。” 樱井翔试图躲开他的手

-咣当
是落地台灯

樱井翔顿觉后背一阵疼痛,拽着衣角没松手的大野智一个趔趄,二人纷纷摔倒在地上。还好有柔软的地毯,并没有摔得很痛

但 樱井翔硬了

评论 ( 8 )
热度 ( 13 )

© 阙也 | Powered by LOFTER